寂地浮游

.

蕉橘||黄黑||冲神 中毒中
偶尔也会有其它CP
低产没救。

回忆补时||艾笠||视角||眠 附属品

>>>序

这本不是该被提起的故事,如果不是那些混蛋要挖墓造房子的话。

我当然知道原因只是那里是片风水宝地,但是建造者的态度真是让我火大,虽然他根本不知道那些被封锁下来的往事,但对已逝去的人连一点尊敬也没有,简直可以用无人性来形容。

“不该让那些快要腐烂的尸体占据这么好的一片位置。”

听听,听听,这算是什么话,哪怕他说的是实际情况也让人无法接受。当然,并不是说他如果态度好一些我就会同意,但至少他们的待遇不会像现在这样差,说完这句话就被我直接轰出门。

不过也是因此,这件事必须要再一次挖掘出来,让现在的人恐惧一下也未免不是件好事,至少会比现在这种情况要好得多,我觉得那些真正的英雄也应该获得那样的尊敬才是。

>>>正

祖母与祖父相遇在624年,是巨人破坏墙壁的前一年。也许现在的人完全不能想象得到,那是多么残酷又屈辱可怕的一个世界。

所有的人都被禁锢在墙壁中,并且“安然”地享受这样的生活。以祖父所说的来看,除了调查兵团中的人以外没人接触过墙外那些可怕的巨人们,他们更多接触到的是士兵的断臂残肢,以及更多在他们心目中显示着士兵是多么无用的代表物。

“如果不是625年的入侵,没人知道巨人会那么强大。”

祖父说这句话时望向天空,眼中满是疲惫。我知道这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好的回忆,因为祖父的母亲——我的曾祖母,就是在那次入侵中成为了巨人的食物。

祖母总是会在这个时候把手覆在祖父的手上,然后祖父会望向祖母笑着摇摇头。

“一切都过去了。”

是啊,对于他们来说,一切都过去了。但对于那时的我来说,那些事物是那样新奇,哪怕他们是以一个故事的方式告诉我的,我也好好地将它们记录成册,没想到现在却还派上了用场,在那字迹已快模糊的牛皮纸上的独有的秘密。

我知道如果祖父祖母知道我要坦诚这件事,他们一定会很生气。但如果原因是因为那些和他们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士们的坟墓要被挖掘的话,我相信他们会支持我的。

就像没见过巨人,不知道巨人的恐怖一样。

因为那个时代还没有相机这种东西,就算有也不可能花那漫长的五秒时间拍摄下来,所以很抱歉我也没见过巨人的真实形象。不过我觉得如果按照祖父的口述的话,你们会大笑的。

“它们虽然长得高但都是一群笨蛋,只会拿手唰唰地抓人。我们只用运用立体机动装置绕到它后面,对着后颈一削,嘿,我们就胜利了。”

祖父说着这段话脸上的神情无比自豪,祖母总是无奈地笑笑,也不对祖父的话作任何评论。不过用脑子想想也知道,如果只是这么简单的话伤亡人数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多到每次出墙成批运回来的不是物资,而是数不尽的尸体。

“我也曾经被巨人吃过,不过我很容易就逃出来了。哈哈,就算是一个故事我也会这么棒呢,最后还把它们驱逐出了这个世界。”

自然,若是祖父编造出来这样的故事,我绝对不会相信。当我问祖父这个故事的作者时,祖父告诉我,这个故事是韩吉女士写的,虽然觉得这个说法有些不对,但总比祖父的可能性要高。

“不过很可惜,她喜欢的人在战争中死去了。”

我知道她喜欢的是谁,因为这件事无论是祖父还是她本人都和我提到过。但很明显,我也是因为这件事而开始怀疑的。

——至少没有人会在说一个故事的时候,眼泪都快要掉了下来。

“如果不是我,利威尔不会死去。我那时就不应该和他说那句话的,哪怕他会永远都念着佩特拉也好,只要不会死去就好了。”

我当时明明坐在她的面前,却感觉两个人并不在同一个世界——我是怎样也无法相信这样一个一直大笑着说着“我爱巨人”,说着关于巨人点点滴滴的事的人,也会说出这样伤感的话,露出那样伤感的表情。如果说以前我还在怀疑她的性别,那么现在我已经能肯定她是女性,而且可以说是和祖母一样的女性。她们两个人看起来都很强,很强很强,但是说到一些事情——例如和韩吉女士谈起利威尔,和祖母聊到围巾的时候。也许这就是女性必有的共同点吧。

若说刚才我只是在证明事物的真实性的话,那么现在,我就来像你们证明恐怖性。这可不是鬼屋,那些看起来可怕实际上却什么也没有的地方。这是真正的“鬼”,会吃掉你,会毁灭家园的巨人。若你看见一个十五米的巨人,我觉得你已经会被吓到尿裤子了,因为你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生物。

“它们会破坏墙壁,然后走进来,进行大面积的屠杀。这也就是在625年的时候开始的。”

没人知道那些可以巨人化的人类从哪里来,也许是来自很远很远没有巨人的地方,也许是来自另一个被巨人侵扰的地方,不过无论如何,结局都是一样的。

“它们的目标——是我,因为我会巨人化。”

祖父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无奈地笑了笑,似乎是对于那些事情的一种无奈。也就是这样,祖父接受了比其他人更为残酷的事情,像是被巨人吞噬,和女巨人战斗,被足有50米的超大巨人掠走等事情。

“曾祖父在哪里呢?也被巨人吃了么?”

我那时还小,听到钥匙的事情后便问出了这一句话。

“……不知道。”

沉默了良久,祖父只是说出了这三个字,然后便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那时的我虽然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但也能感受到祖父不是很开心。而对于虚假的现实,祖父说曾祖母和曾祖父只是病死的,就连祖母的父母也是一样。

可现在我推断,他们其实都被巨人吞噬了,死在那段屈辱的时光。也许我的推断并不真实,因为哪怕是祖父给我讲的那个故事也没有告诉我祖母的来历,关于围巾也只是在祖母寒冷的时候祖父给她缠上了罢,连一点思路也没有。但我依稀记得祖母说过,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但这不足为谈,重要的是巨人。若我直接来描述的话,我只能说它们和人类长的一样,“衣服”似乎就是皮,全身温度非常高,比烈日下的地表温度高上大约一倍。比较小的巨人比人类高出二到三倍,而大型的巨人的身高人则是人类的十四倍多,超大型的巨人的身高是人类的五十多倍。在这样的差距下,若说是你,你会怎样想?自然,没有人会认为只要战斗就能战胜那样的巨人,所以人类依靠智慧发明了立体机动装置,在我看来这比现在任何的发明都更要出众。

没有人知道这是谁发明的,但人类却能依靠它从墙上跳跃,跳到巨人的高度,甚至比巨人更高。而它的发明者,现在可能就躺在那片墓地中,被说成“腐烂的尸体”。

我觉得这是我所不能忍受的,不知道你们想到这点会怎么样。

真正的英雄需要获得尊敬。

>>>后

当我将它发表后,我接到了韩吉女士的电话。她说那些战士中如果还有存世的人,他们会认为这是件好事,也会认为没有必要这样去做。

“我们早已发誓过要为人类献出心脏。”

当这个已过百岁的老人用她沙哑的声音说出这句话时,我仿佛看到了那个少时的她立正敬礼,将右手放在心脏的位置,像那些英雄们一样。无论生或死,他们永远都会为人类献出自己的心脏,这是他们所发誓过的事。


—FI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7)
©寂地浮游 | Powered by LOFTER